德東中宣感言

丁同甘 何力珊 夫婦

 

幾年前,李秀全牧師送給同甘一本書<人生下半場>。這是一本暢銷的好書。其封面上,特別有一標題﹕“從追求成功,轉為追求價值與意義”。去年當我們決定在2006年初退休時,就開始思想如何過一個更有意義的人生。在2004年我們第一次參加赴法國巴黎之短宣,接著2005年4月更有機會再擴廣我們的視野與北堂五位弟兄姐妹去到了德國。從西德到東德十多天的訪宣,探訪了四個城市、許多團契、教會,留下深刻印象。2005年因著腳踝受傷,未能參加美東南夏令會,但同甘卻帶回來了興奮的消息。有三位德東校園事工開拓同工,居然來到了夏令會中分享德東校園事工異象。興奮之餘,同甘邀請他們到亞特蘭大,有更多的分享與認識。幾天之相處,讓我們更具體地了解他們的事工與需要。看到中國留學生狂潮已橫掃歐洲,留歐學生是留美的數倍。但畢業後難找事,以至大多數學生先後返國,是福音傳回中國自然而有效的媒介。自從1997年同甘開始有一些遠東陪訓之學習與事奉,1999年也曾“攜眷”同行。但也是唯一的一次,以後還是“獨來獨往”。嚮往退休之後,夫妻兩人能同進同出,一起宣教。這德東校園事工似乎是 神為我們開的一條路。故從去年七月起就為此不斷的禱告,尋求 神的印證及帶領。當我們虛心向 神尋求等候時,見到 神在兩地的預備。先是在亞特蘭大這邊為92歲的母親找到了一位合適的看護者,白天可以照顧老人家。到了三月份侄女答應可以暫居家中,夜晚照顧祖母。這真是意料不到的事,居然如此順利地 神為我們安頓好家中的一切。而在坎姆尼斯(Chemnitz)的校園裏,學生團契的同工們已禱告多時,希望有老師能來“常駐”幫助他們。當我們決定前往後,學生也非常順利地承租下兩個月的學生宿舍。而四月中旬,更是遇到一個家庭遷回中國,免費留下一切家庭的用品,讓同學也經歷到 神的供應與信實。於是我們兩“佬”終於在今年復活節後的次日(4/17/06)經教會的差派後啟程前往德國。

飛機直達法蘭克福城後,我們就搭乘ICE快車抵德瑞斯頓(Dresden)。去年年底,德東校園事工在此成立中心,范大勝夫婦一年大部分的時間都住在此地。兩天後,坎城查經班的學生代表就來接我們,乘坐火車一個半小時,到達我們的目的地,坎姆尼斯 (Chemnitz)。目前德東在十四個已接觸過的校園中,已有了八個校園查經班。據云,坎姆尼斯有一批非常追求的基督徒。同工們將如此好的一批學生讓我們帶領,是神賜給我們的恩典。當晚十點半,我們終於抵達學生為我們佈置的新居,仿佛進入了“新房”一般。多驚異學生的關心、費心、細心和愛心。真是“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”,小小的一間Studio內,大到書桌、衣櫃、床鋪,小到洗潔劑、抹布、牙籤,樣樣具備。姆!八十年代出生的獨生子女,不比想象中的嬌生慣養啊!第二天就有一對剛新婚的夫婦“老裴”陪同我們上街購物,更加讓我們對這些學生刮目相看了。第一個主日,同甘接手主日的講道,第二個主日加上力珊的主日學 —“新約概論”。學生的屬靈的胃口極大,一連串安排了兩次校園佈道會。學生自己設計精緻的海報,在校園裏刊登,邀請朋友參加。後來在德瑞斯頓(Dresden) 借用大學視聽教室,也有一次佈道會。六月初,與陳義懋弟兄一起配搭,有了一次為期四天的造就營。每月第一個禮拜六,坎城的學生特別安排四個小時的禁食禱告,他們信主時間都不長,但愛主、仰望主的心卻是那樣單純有確據。每個週日,我們安排不同的學生或夫婦前來用餐、聊聊天,談談他們的心聲,吐吐他們的苦水,給他們一些家的溫暖。甚至有時連午飯時間也要利用才夠。週四的節目更是精彩,先是有力珊準備的十五、六人的晚飯,然後有同甘用歸納法查經帶學生查考羅馬書,學生先做作業,再由同甘逐項分析講解,學生的興緻極高。每週五、週六在坎城校園有五個查經小組,我們皆分頭參加。每個主日,除了上午的主日崇拜,主日學之外,下午我們夫婦再乘坐火車45分鐘照顧在Freiberg的校園查經班。除了這兩個查經班有固定的照顧外,還去了德瑞斯頓(Dresden)、卡布斯(Cottbus)、萊比錫(Leipzig),也有一些專題的分享。的確,真的是有老師進駐關懷的團契,學生成長也迅速。初來坎姆尼斯 (Chemnitz)的第一個主日晚上,我們就有了“包水餃”、接著“做油餅”、“六月天吃火鍋”,早早就與學生打成一片,成為一家人。同甘每日忙於供應學生屬靈的糧食,力珊每日很愉快地忙於供應屬肉體的糧食。每次見他們 “吃得開懷”、“狼吞虎嚥”,不論做多少的菜盤,皆是“杯碟掃空”、“清潔溜溜”,身上的疲憊早已拋之腦後了。孩子們的心是如此地單純,有話就對我們說。但男女交友的事,卻常讓我們大傷腦筋,為他們擔心。這是孤單、想家、加上語文、學習、經濟壓力下,帶來的一些試探。

去德東前,不知要如何渡過這兩個月的中宣生活,但我們知道的是,回到家中才深覺為何這兩個月過得是如此地快速?回來後,學生還是與我們用MSN,Skype 通話,似乎我們從未離開過。他們是我們屬靈的孩子。但願付上這一點心力,能多造就一些國度的人才,我們僅是 神手中的器皿,求主繼續使用。